寻路红色体育③江西藤田全军运动会的摇篮

江西省吉安市永丰县是一代文宗欧阳修的故里,其所辖的藤田镇被誉为军运会的摇篮,老圩村正是藤田镇政府驻地。在藤田镇,路灯上、石碑上都能清晰看到“军运会摇篮”的标识,老圩村更是打造“军旅老街”,军运会旧址、军运广场、军运四角亭等红色元素,都在时刻提醒人们这里曾经举办过中央红军历史上的首次军运会。

藤田镇宣传员张德友向羊城晚报记者介绍,藤田在地势上四周高山环绕中间平坦,村庄繁多、人口稠密、物产丰富,而且各村自古就有习武的传统,民众豪侠仗义且富有革命战斗精神。

从军事上来讲,藤田既是进可攻、退可守之地,又是利于屯兵休整之地,更是优质兵源之地,、朱德、周恩来等党中央领导多次辗转藤田开展革命活动,红军总部机关也驻扎在老圩村,这是其成为军运会摇篮的先天优势。

1933年,伴随着中央苏区大规模群众体育活动的开展,中央红军总政治部颁发了《红军中俱乐部、列宁室的组织与工作》重要文件,明确指出红军中以师为单位设立俱乐部,以连为单位设立列宁室,俱乐部管理委员会下设体育委员会,列宁室设体育组长,负责开展武术、劈刺、球类等军事体育活动,并在早晚进行打军拳、刺枪、翻越障碍物和投手榴弹等活动。

红军总政治部的文件下达后,以军事体育为主的运动会,举办频率越来越高,规模越来越大,项目越来越丰富,气氛也越来越热烈,中央红军首届赤色体育运动会正是在这种广泛兴起的军事体育比赛的大好形势和背景下,利用第五次反“围剿”前夕的安定时机而举办的。

回顾中央红军首届赤色体育运动会,永丰县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中心主任兰冬生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时表示:“1933年8月,中国工农红军取得了粉碎第四次围剿的胜利,驻扎在藤田休整,为纪念中国工农红军诞生六周年,活跃部队的文化活动,检阅部队的作战能力,中央红军决定在藤田举办首届赤色体育运动会,也是史上第一次军运会。”

据兰冬生介绍,本次运动会在1933年8月6日至14日举行,由中央红军的领导人朱德和周恩来策划,朱德担任总裁判长,周恩来亲自部署军运会的指导思想、组织原则、比赛项目、时间和地点等。

首次军运会共六千多人参加,比赛项目分为军事、政治、体育和文化四大类共62项,其中体育项目包括田径、篮球、排球、跳高、短跑、举重、摔跤、单杠双杠、跳绳和象棋等20项。

本次军运会8月6日开始,原因有三:首先,藤田要进行一系列的赛前准备,筹备工作在割完水稻后紧张进行;其次是8月1日所有部队要派人参加在瑞金红军广场举行的万人庆祝大会,朱德、周恩来要在瑞金检阅部队;第三是参赛主力团要翻山越岭从瑞金行走300公里才能抵达藤田。

参加本次运动会的代表队是在各地预赛的基础上,按红军整编后的番号进行选拔,由朱德总司令和周恩来总政委批准6个单位参加。比赛不设个人奖和单项奖,只评出前三个团的群体项目奖和综合大奖,分冠军、亚军和季军。

军运会的开幕式和闭幕式均在藤田镇老圩村内的典乐公祠堂前草坪举行。如今的祠堂前已归复平静,面前是一池碧水,远处是一块块碧绿秧苗,虽然硝烟早已远去,老圩村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这里曾经发生的红色故事却永远没有逝去。

藤田镇老圩村委会委员宁卫群在小时候就听过年过古稀的老人提起这次运动会,“听长辈们讲,当时刚好赶上早稻收割之后,就将一处宽阔的稻田选为军运会的主赛场,这在世界运动史上都是非常少见的。”

宁卫群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典乐公祠最初的外墙是白色,前两年经过翻修后已焕然一新,如今祠堂内仍有对首次军运会的详细记载。

1933年8月6日,几千名藤田农民从四面八方走来,潮水般地涌向运动会广场。在炮火连天的间隙,大家难得地轻松,群众们打着腰鼓,提着龙灯,舞着彩旗,摇着花船,气氛比过年还要热闹。

主席台上悬挂着“红军全军首届运动会”的大红横幅,两边则是同志的题词:“锻炼工农阶级筋骨,战胜一切敌人”。

周恩来同志在开幕式上作动员讲话,“我们这支从井冈山下来的红军,本身就是一块铁,经过赣南闽西五年的艰苦斗争,这块铁在斗争熔炉里冶炼得更加坚强,但如果不更好地增强身体素质,再好的铁也会生锈,所以要经常淬火。我们在藤田举行首届红军运动大会乐鱼体育app在线登录,就是要检阅部队的政治素养和军事战斗力,这对动员全军粉碎新的‘围剿’、保卫红色根据地,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本次军运会与其他运动会的最大区别在于运动员赛前自报项目,运动场一侧有几十块牌子插在地上,牌子上写着“200米赛跑” “跳远” “乒乓球”等体育项目,选手想参加哪项比赛就站在牌子下即可,参加的项目没有硬性规定。

8月7日,拉开运动会序幕的是一场篮球赛。朱德总司令率领红军队对阵由江西省苏维埃政府主席曾山领队的永丰地方武装队,周恩来自告奋勇出任裁判,最终双方以60比60和气收场。

由于藤田的农民没有见识过乒乓球,对乒乓球比赛倍感新奇,为了让更多的红军战士和群众观赛,乒乓球决赛由祠堂挪到晒谷坪。在决赛开始前,裁判发现一个问题,决赛前有三张桌子三队选手进行半决赛,但球拍只有4个,裁判急中生智临时向老乡借用两个炒花生的铲子应急,比赛得以顺利进行,而最终获得冠军的选手用的恰恰是这个“临时乒乓球拍”。

在举重比赛中,由于没有杠铃,藤田的举重场用一根圆滚滚的竹竿和大小不一的沙袋所取代,沙袋上用纸标着重量:50斤、60斤……直至二百斤。

当时只有19岁的吉安县坪里村人,时任湘赣省苏维埃政府工农检查委员会委员,在第二轮一口气举起360斤的重量,在人们为其欢呼之时,左边的沙袋因为质量太差而流出沙子,在左右两边沙袋重量失衡的情况下,依然屹立不倒,以超常发挥和惊人毅力,将自己英武的形象定格在举重赛场。

经过激烈的角逐,红一军团第二师第五团荣获冠军,获得“规范工作第五团”的称号;红一军团第二师第四团荣获亚军,获得“模范冲锋第四团”的称号;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一团荣获季军,获得“牺牲决战第一团”的称号。红一军团政委当时这样评价这三个团:“他们是我们红一军团的三只虎,无上光荣。”而周恩来则夸赞:“运动会开得非常成功,涌现了三只虎,是三个铁拳呀!”

朱德总司令在闭幕式反复强调,“我们开的不仅仅是运动会,我们在向敌人展示我们的肌肉,展示我们的意志,展示我们无坚不摧的革命精神!我们完全有力量打碎一个旧世界,打出一个新世界!”

本次军运会是红一方面军成立后全面、独立开展体育活动的最大盛会,由于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举办,也被誉为“战火中的军运会”。

本次运动会将政治、军事、体育和文化糅合在一起,全面提高了红军的综合素质,极大增强了军队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对红军体育运动的蓬勃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同时也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是红军历史上不可磨灭的光辉一页。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